登录|申请入会
线上申请 线下申请
会议活动

Conference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议活动

杨荣臣——中医健康服务政策法规解读

发布时间:2018-06-09 07:00:00

2018510日上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政策法规与监督司杨荣臣司长在第七届中国国际养老服务业博览会同期举办的“健康管理与中医服务主题论坛”上作了题为“中医健康服务政策法规解读”的主题演讲。



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参加这个论坛,首先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在中医药方面的政策措施,包括具体的想法,大家都知道,近些年,中医药发展迎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2018年将是中医药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年,今年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出台了《关于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的意见》,是一个非常具有里程碑式的事件。在上一次以中共中央的名义给中医药行业发文件是在整整40年前,是1978年的56号文件。

    我们在今年如果能够如期印发这个文件、出台这个文件的话,我想可能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起到一个非常巨大的、重要的推动作用。我们今年这个文件出台后,一直到2019年,以致于今后若干年,我们在这个文件当中有初步的一个规划,我们是设计三个阶段的目标,2020、2035、2050。这样的话,在今后差不多30年中医药的发展阶段,到本世纪中叶以前,中医药发展要规划,大家能感受到今天的主题是健康管理与中医服务,这个题目很大,具体应该落到实处,应该怎么把我们的这些理念、我们的这些政策、措施、方针在我们的具体工作中真正落实,这是要发挥我们的智慧的。

    我个人认为,从目前来看,我们还远远没有把我们现有的这些政策用足,还远远没有达到有效推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目标,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现在的政策做得相对来讲要比前些年完善得多。在2016年,从年初到年末,我们有几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和相应的事件,首先是在2016年年初2月份,国务院印发了《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这也是一个中长期的战略规划,15年的时间。我们先不说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的意见,将来我们会规划成什么样,先说这个文件,我们从2016年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的时间,我们怎么把这个东西能够真正用足、用到位,这也是要发挥我们智慧的一个事情。

    另外一个,在2016年的11月份,以国务院新闻办的名义向世界发布了《中国的中医药》这个白皮书,我们国家在医药卫生领域发白皮书就比较少,中医药领域更是绝无仅有。它的意义在哪儿?我们国家为什么要向世界发一个《中国的中医药》的白皮书,意义就在于向世界进一步彰显中国的党和政府发展中医药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在这些年,我们党和政府在发展中医药,而发展中医药到底是什么概念?到底是什么决心?里边的内容相对来讲并不复杂,只是一个对中医药发展的历史渊源,包括目前的发展现状、相应的政策措施、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做了一个概要性的描述,但是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向世界表明中国的党和政府发展中医药、发展传统医药的态度和决心到底是什么。一方面是面向国际的,同时也是面向国内的。

    因为在国内,大家都能够感受到。这些年,特别是十八大以来这五六年当中的这种杂音,对于中医药的杂音相对少多了,但是前些年阻碍中医药发展、否定中医药发展,杂音仍然不绝于耳,到底中医药存在什么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这些干中药的人来回答。这些杂音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无关紧要,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而且它可能起到的作用以及阻碍作用可能是非常巨大的,可能会扰乱我们发展中医药的政策方向,所以这个白皮书还要起到纠正方向的作用,表明我们党和政府到底是什么态度、到底是什么决心。

再有到2016年12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通过《中医药法》,我们前任卫计委主任,李冰主任在中医药会议上讲到《中医药法》的颁布,意味着中医药行业具备了非常坚实的法律基础。把话说得白一点,中药它是合法的,有了《中医药法》,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奠定了非常坚实的法律基础,这种法律基础为我们今后的发展所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在《中医药法》的颁布、制定、修改的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始终秉持一个原则,就是要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这句话好说,我们总是在不同的场合,在布头的文件,或者是在不同的领域我们都在讲,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这个话好说,但是事不好办,尤其是在《中医药法》当中,我们在机构管理上、人员管理上、药物管理上都试图有所突破,初衷是什么?就是要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中医诊所从原来的准入审批到备案审批,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革,医疗机构改成备案制。

在机构管理方面,我们有一个重大的突破,就是从原来的准入审批改成备案审批,是不是遵循我们自身的发展规律?我们回应社会上对于民间中医的保护,还是原来52号令,考核的管理办法,大家普遍认为门槛太高、通过率太低,我到陕西去调研,他们给我估算,大概是说这么一个数据,初次考核合格率40%,再参加国家的职业考试,合格率、通过率也是40%,这么一乘也就是16%。有的民间中医鉴于他的知识结构的问题,这一辈子可能都拿不到合法的行医资格。为了回应社会关切,进一步降低门槛,取消考试,实行考核,由省级中医管理部门考核合格后,就发医师资格,马上就能够开我们刚才说的备案的中医诊所。这算不算是遵循我们中医药自身的发展规律?然后制剂实行备案审批,我们经典名方目录第一批已经印发,中药法给出了明确的规定,可以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这算不算遵循中医发展规律?我们在行政管理上、在业务上大家都可以想一想,你们在干中医药的时候,你想一想你干的这些事是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吗?还是说是有悖的,方向到底一致不一致,我们《中医药法》修改的过程中始终要遵循这个,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能够把中医发展好,而且不能背离中医药正确的发展方向。

    这些年,中药的发展确实离不开我们党和国家对中医药行业的关爱,尤其是我们的核心最高领导人对中医药的支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十八大以来,“看了很多中医的地方”“讲了很多中医的话”“对中医药做出了巨大的支持”,这三句话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建院60周年发来的贺信,其中核心的话,“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前半句话没有什么,后半句话也是说打开中华文明的钥匙,我查了半天基本上没查出这话的出处,中医药学是中国传统文化伟大复兴的现行者。总书记曾经说过这个话,我们中医药学能不能真正成为先行者,在整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中医药能不能走到前边,我们的国学大师——北京大学的娄老,他是国学家、哲学家,他就讲为什么中医药学是这样。老百姓能够通过看中医、吃中药,进一步增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感,这句话从实用性的角度去说,看中医、吃中药,把身体调整好了,自然而然就认为中医好,爱屋及乌似的就会认为中药好。

    还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能不能取得广泛的社会共识,娄老曾经在一个北大的发展论坛上讲,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有赖于中医药的复兴,你看这些话都不是我们干中医药的人敢说的话,确实给中医药的定位非常高。中国传统文化要复兴,首先中医药要复兴,中医药要复兴到一定程度,所以是什么呢?就在这些方面,我们要进一步提高对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认识,确实在各个不同的层面,不仅仅是在医疗这么一个小的层面。我们在这些方面确实要进一步地认识。

    另外,去年,总书记到达沃斯参加论坛之后到日内瓦去访问,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去世界卫生组织送的是针灸铜人。我们现在对中药的重视达到这种程度,我们要拿出什么东西来?要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真正在发展中医药,而不是说要背离我们中医药发展的方向。

    另外,李克强总理,还有刘延东副总理对中医药的重视,在这一届政府当中都可以看到,对中医药五个资源的论述,中医药的发展不单纯是一个卫生学的问题,还是经济学的问题,具有原创性优势,拥有科技资源和优秀的文化资源的支撑。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成果,那就是在60、70年代的青蒿素拿了诺贝尔奖,这是我们国家唯一一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它是源于中医药的。

    一把青蒿用水泡泡可以治疗疟疾,关键是屠呦呦老师这个团队读出来这背后的含义才有了青蒿素,因为青蒿素是从上千种药物中遴选出来,最后聚焦到青蒿,在低温下,用乙醚低温提取出来的。典籍我们应该怎么研究?背后的意思怎么才能够真正地读出来?对于我们来讲,中医药的原创优势,还远远没有得到发挥。

    另外,这是我们这些年取得的一些成就,包括面临的一些挑战,我们要从思想认识、法律地位、学术发展方面发展中医药,我们要争取这种平等地位,我们应该从思想认识上、法律地位上认识这个问题,前边两个问题,我们基本上已经解决,主要是在后面学术发展和实践应用方面,我们有什么重大的学术成果能够解决重大疾病?我们的关键技术在哪儿?能不能解决重大疾病?我几次跟我们重点专科的专家们讲,你是国家的重点专科就不要再说常见病、多发病,因为这个普遍的疗效水平差不了太多,关键是关键技术,我们的关键技术在哪儿?中医药的关键技术到底在哪儿?在这些方面我们都需要做一些思考。

    另外,我们到2020、2030有两个阶段性的目标,首先,到2020年,实现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有的人说这个目标太低了,对中国人来讲,谁还没吃过中药,谁还没看过中医呀?没有必要到2020。我们这儿说的人人享有中药,不是说看过中医、吃过中药就人人享有中药了,是说村村站站都能提供中医药,老百姓不出社区、不出村就能看上中医、吃上中药,是这么一个概念。我们要让现有的西医普遍具备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能力,这方面国家投入非常大,这几年当中加上地方财政、中央财政投入上百个亿,用于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的工作,而且基本上进行全覆盖式的基层医生的中药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工作。

    另外,在其他目标当中,中药标准化、信息化、产业化、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我们在这些方面确实有着不同的想法,尤其是对于现代化和标准化的问题,现代化、标准化毋庸置疑都是正确的,但是在现代化、标准化的过程当中,我们必须要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而不能偏离,如果偏离的话,势必让中医药走上一条不归路,偏离中医药正确的发展方向,这些过程中都是必需,同时还要坚持正确的方向。

    同时,中医药产业如何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这以前从来没有提过,我们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当中,中医药它所处的地位在不断地提高,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些具体的东西来,做出具体的事情来。另外到2030年我们还有几个中医药服务领域要实现全覆盖,我们在康复领域急需要中医的理论,我们现在欠缺中医康复理论,另外包括公民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这些。我们在这些方面,有着大量的基层设计,包括体系、制度、基地、工程等,我们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最后我再简单说说《中医药法》,《中医药法》是什么呢?在座各位可能没有几个真正读过《中医药法》的,我希望大家能够学一学、读一读,首先记住八个字,国家意志和法律责任。什么意思?将保护、扶持促进中医药发展的执政主张上升为国家意志,《中医药法》就是国家意志,首先发展中医药不是我们某个人,也不是一个团体,更不是一个行业要发展中医药,而是国家要发展中医药。我说发展中医药首先体现的是国家意志,第二是法律责任,将各级政府保障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责任明确为法律责任。原来是各地政府想干就干,兴致高就干了,兴致低的话就放到一边,约束力不够。现在不一样了,发展中医药首先就是各级政府的责任,而且这个责任现在是法律责任了,意味着不干中医药就是违法行为。将来我们各级人大在执法检查过程当中,对中药法的执法检查就有着比较过硬的手段督促各级政府履行《中医药法》赋予他的职责。

    时间比较紧,我只是简单地跟大家粗略地介绍一下。我们这些年有着大量的中医药政策的出台,同时我们也取得了非常长足的发展,但是我觉得离我们党和政府对中医药的期待和希望还远远不够。还希望我们大家在各个不同的领域来做具体工作,来共同发展中医药事业。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